中国丈夫+俄罗斯妻子:天生绝配

俄罗斯妻子

许多娶了俄罗斯妻子的中国丈夫们都说:“俄罗斯女性在许多方面比中国女性要做得好。”

在莫斯科经商的山东人鲁豫平(音译,男,36岁,结婚8年,有两个孩子)说,“中国女性被宠坏了,尤其是如果她是家中独生女的话。在中国,养育小女 孩就像养育公主一般,她们什么都不会做,也不想做,最终长成一个邋遢鬼。俄罗斯女性正好相反,她们非常关心人,是十分出色的家庭主妇。我的妻子每天为我准 备衣服,她在乎的是,是否从内裤到手表都看上去尽善尽美。我们家的装修都是她自己一手搞定,我外出上班的时候她把家里的所有墙壁都粉刷完毕。现在她正在盖 一座房子,我需要做的就只是出钱”。

来自中国湖南省的杨贵先(音译,男,27岁,结婚1年半)介绍说,“中国女性完全不独立。自己无法作出任何一个决定,有点什么小事,马上给丈夫打电 话。俄罗斯女性则相反,她们非常独立:她们在工作的同时,还有自己的生活和爱好……此外,中国女性每个一步都要控制,而俄罗斯女性则给丈夫很多自 由”。

鲁豫平说,“我妻子充分信任我。我可以半夜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在同朋友们聚会,喝酒了,今晚就不回家了。她也不反对”。

达粤岭(音译,男,40岁,与俄罗斯妻子结婚10年,住在北京)说,“外国妻子这种称呼很方便,每当发生某些口角,总能借口说‘老外嘛’(对她们这些外国女人能有什么要求)。但某些方面恰恰相反,因此丈夫会觉得,自己比许多熟人都有更多的广阔自由空间”。

俄罗斯专家推测,中国丈夫们的动机中同样不乏实用主义原因。

俄社会文化研究国际教研实验室主任娜杰日达·列别杰娃说:“娶一个俄罗斯妻子,中国丈夫获得的‘嫁妆’是一个生活水平更高的国家、更多的经商和贸易机会。俄罗斯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同时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对来自贫穷北方地区的移民来说,这是一个良好的起跳台。”

无疑,同俄罗斯女性联姻有助于融入俄罗斯这个国家,学会俄语这门语言。

鲁豫平(音译,男,36岁,结婚7年)说:“在我们认识的最初,妻子就介绍了许多关于俄罗斯的知识。亏得她,我学会了俄语。我的妻子是语言文学专业 的副博士,同时也是一名律师。她非常喜欢就历史和政治问题进行争论,但她不会汉语。我有时候需要整日在互联网上搜索材料,准备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但 现在我能用俄语表达任何内容。”

他不相信中国男性娶俄罗斯妻子只是为了图利这种说法。

他说:“远非所有中国人都想留在俄罗斯。相反,大多人力争回国。在俄罗斯学习的所有同年级学生中,只有两个人留在这个国家,这其中包括我,还有我的朋友。我们两人从未计划过留在俄罗斯或娶俄罗斯妻子,只是命运使然。”

中国丈夫

“俄罗斯妻子+中国丈夫”这种俄中联姻模式是最常见的。

从2005年到2013年,滨海边疆区一共登记了154对此类模式的俄中新人。与此形成对照的是,该地区在这个时期内只登记了19桩“俄罗斯丈夫+ 中国妻子”这类模式的俄中跨国婚姻。莫斯科情况相似:2004年到2012年间,娶俄罗斯妻子的中国男性人数要比嫁俄罗斯丈夫的中国女性人数多出近一倍, 分别为130人和78人。很明显,俄罗斯需要“中国丈夫”。

根据列别杰娃的观察,一般来说,中国移民的妻子不是年轻姑娘,而是二婚女性。正是鉴于前段失败婚姻的经验,俄罗斯女性不那么吹毛求疵,她们对选择丈夫持实用主义态度,中国男性在此是成功人选。

这获得了统计数字的证实:按照滨海边疆区民事登记处的数字,同中国男性结婚的俄罗斯女性平均年龄为30岁。

列别杰娃认为,俄罗斯女性对中国男性感兴趣的原因是“不喝酒、工作勤奋、遵循传统道德规范的中国男性要比俄罗斯男性更有吸引力“。

心理学家安娜·列昂季耶娃对此解释说,“俄罗斯本国的婚姻市场状况不那么简单”。

不要忘记,俄罗斯和中国文化交流历史悠久。俄罗斯人和中国人在对方身上找到“亲人般的感觉“并不罕见。

嫁给中国丈夫的伊琳娜(女,39岁,同中国丈夫生活10年)介绍说:“我同丈夫一起共同生活13年,日子过得非常幸福。我们没有孩子:如果感到不舒 服的话,肯定很早就离婚了。我们曾在一起求学,这决定了许多事情,因为在学生时代人们通常还不会考虑社会地位和如何进入生活这类问题。没想到,我们两人在 一些方面有许多共同点。”

她认为,伴侣属于哪个民族同家庭关系如何之间不存在强烈的因果关系:“人们是作为个体结婚的,而不是同这种或那种文化的代表结婚。总有邻居或者什么人,他们同你选择的人属于同一个‘范畴’,但除了不愉快外,不会引起你的任何感觉。”

俄中跨国婚姻常见吗?

整体而言,与通常的说法相反,俄中跨国婚姻绝对不是常见现象。按照莫斯科民事登记部门的统计,莫斯科每登记10桩婚姻,就有一桩婚姻属涉外婚姻,但同中国公民有关的跨国婚姻仅占0.3%。在2002年到2012年间,莫斯科共有267人同中国公民结婚。

在远东情况类似。按照滨海边疆区民事登记处的数据,在2002年到2012年间,一共登记有238对俄中跨国新人。当地俄中跨国婚姻占涉外婚姻总数的四分之一。

俄中跨国婚姻存在哪些问题?

即便夫妻双方在选择跨国婚姻前,对互相的责任和利益有着充分认识,问题还是难以避免。

列昂季耶娃说:“异国夫妻对双方关系规矩的不同理解尤其不容易,这对我们来说是想当然的,相应也包括动机。例如:提出建议是损害对方的自尊心还是在表现好感?夫妻中一个人不帮另一人的忙,是因为他/她无所谓吗?婆婆了解妻子的问题是否正常?”

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一个极大的矛盾是,在冲突情况下应该如何行事。

阿丽娜(女,28岁,结婚4.5年,生活在中国大连)说:“民族的区别似乎妨碍解决某些问题。在我们觉得需要弄清关系、公开提出要求、叫嚷、跺脚的场合,中国人则习惯‘保持脸面’”。

伊琳娜则介绍说:“当然,民族属性有时会成为原则性分歧的原因。例如:我知道,对我丈夫来说,世界上最珍贵的人是他的母亲,而如果我的要求同婆婆的 相冲突,那么丈夫就会站在婆婆的一边,那么丈夫就会站在婆婆的一边。在这件事上,自己最初就应该明白,这对你来说在多大程度上是能够接受的,你在多大程度 上理解并接受伴侣的价值观。”

许多人坦言,即便共同生活许多年,仍然无法完全克服语言障碍。

宋华(音译,女,43岁,结婚7年,嫁给俄罗斯人)叹息说:“语言是最大的难点,因为一些笑话和幽默无法传达。”

阿丽娜说:“语言当然很难,因为我是一个懒人。我的词汇量太小,发音也不好,最近又出现某些听力障碍。我丈夫比较爱说,我该谢谢他的这种性格。”

文化环境的选择也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如何安排家庭日常生活,是俄罗斯式还是中国式的?家里说哪种语言?每个家庭都按自己的方式解决所有这些问题。唯固定不变的在于民族厨艺:不管家庭在哪里生活,中国丈夫总会为全家烹制中餐。

阿丽娜说:“整体而言,日常生活的安排怎样舒服怎么来。我们过中国的节日(如果不忘记的话)。大庆(阿丽娜的丈夫,音译)昼夜工作,不分节假日,因此他同日常生活的关系是以间接方式表现出来的。似乎,我所安排的日常生活更为俄罗斯化。不过我们吃中餐,由丈夫负责烹饪。”

列昂基耶娃认为,跨国婚姻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处理同大家庭的关系,也就是说,夫妻双方如何对方的父母处关系。语言和文化差异加剧了同“陌生”家庭已有的距离。

鲁豫平说:“婆媳关系一向复杂,普通婚姻中便是如此,更甭提跨国婚姻了。我的妻子长期同母亲不和。尤其是生孩子后第一年。她嚷道,为什么我应该叫她‘妈妈’?她不是我的什么人!尔后,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又打电话道歉说,这一切都是荷尔蒙在作祟。”

他介绍说:“父母也并非立马就接受了我妻子。我记得,有年夏天妻子随我回老家,她按照俄罗斯习惯用双手而不是用拖把刷洗地板。当我父母和邻居看到,一个外国女人,而且还是个副博士,居然双膝跪在地板上,拿着抹布,爬着擦地板,所有人对她的看法都起了变化,开始尊敬她。”

王贵祥说:“当父母听到我打算娶个俄罗斯妻子时,没有责备我,只是问我:‘你确信?’我回答说,‘是的’。一切就这样结束了。确实,我的双亲不理解我们小两口生活中的许多事情,也不赞成,比如:我们的国外旅行。他们那代人习惯于攒钱,而我们周游全世界,挥霍金钱。”

整体而言,专家们对俄中跨国婚姻持高度评价。

列昂季耶娃认为:“尽管俄罗斯人和中国人的文化差异巨大,在家庭生活和集体主义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平台还是很宽广的。俄罗斯和中国关系中存在一套相 互正面评价的方法,也就说,我们有着把中国人往好处想的方法,而他们也有把俄罗斯人往好处想的方法。这有助于解决哪怕是最复杂的冲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