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灵之谜:俄罗斯人看中国 (Interview)

俄罗斯网页开发者在中国的奇遇

俄罗斯网页开发者亚历山大·马尔采夫在中国度过了自己的大部分人生。他10岁时离开父母,只身赴中国吉林省长春市,走上了中国同龄人的道路,也就是说上中学。尔后,他在中国上大学,同5个中国室友一起共住一间宿舍。现在,亚历山大在上海常住,从事网站开发设计工作,对中国互联网的了解比中国人都深。

在中国的14年生活,并未把亚历山大变成一个中国人,也没有把他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社会的一员。他仍像过去一样感觉自己是个外人。尽管如此,他挚爱着中国,并在自己的互联网项目中介绍中国,其中包括编写中国的最大俄文博客《马网报》(Мagazeta)。亚历山大向俄新社记者分享了自己对中国和中国人的看法。


首次来华前,您是否对中国有很多了解?您对中国的初步印象如何?


我是1999年因中学专门项目而来到中国长春市的,当时10岁,在中学学习。在此之前,我学过一年的中文,每周学习一次,除了能数到10,以及“您叫什么名字”之类的基本会话之外,我在来中国前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只有10岁,我的脑袋中就已经充斥了各种有关中国的固有观念,因此我当时认为,我一定会在中国看到传统式的斜面屋顶,以及带着圆顶草帽在屋顶上跳来跳去打架的中国人,驼着米袋子自行车流等等。更何况,我从“东西伯利亚之都”伊尔库茨克前往中国,去的不是北京,不是上海,而是不知名的长春市。我估计自己看到的会是一个农村,而实际上却看到了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道路整洁宽敞,高楼大厦林立。这里30层高的钢筋混凝土玻璃幕墙楼看上去似乎很梦幻。

在动身前往中国前,我们被警告说,我们可能会想家、哭泣,在电话中请求父母把我们从这里带走。但实际上这些都没有发生。我们喜欢上了中国。可能,不是所有人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中国,但离开父母的自由,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奇遇,以及新的人生经历很快就征服了我们的心。


在中国东北生活几年后您看到的上海是什么样的?


2004 Alexander Maltzev

2004

刚开始时,作为一个来自长春的人,我在上海的生活是艰难的:这里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节奏和水平,物价高企,高峰时刻匆忙的人流……

整体而言,上海也是多面的。你如果在上海只逗留一天,就会有上海“一日映像”,以此类推,会有“三日映像”、“一周映像”。也可以在这里生活5到10年,在此期间,你每天都会发现一些新的东西:民工的工棚、中国传统的贫民窟、耶稣会教堂的遗址、隐匿在摩天大楼顶部的游泳池。你可以选择在一天内逛完所有的名胜古迹,也可选择在几年内都逛不完一切有意思的地方。


您在中国的北方和南方都生活过,您对中国北方人和南方人的看法如何?哪里的人让你更为亲切?


当我住在北方时,我越来越多地发现东北人与俄罗斯人具有共同之处,而当我搬到上海后,这些相似点就变得更为明显。如果总结一下,那么南方人更温和,更喜欢绕圈子。而北方人更为简单、直接,(同南方人相比)有时甚至于是粗鲁,而这些让我们更为亲切,有助于交流。

我喜欢在上海生活,也许是因为这里可以找到一切,不管是在文化方面、建筑方面,甚或是饮食方面。不过,当我在北京逗留,或有朋友从东北来看我时,我对他们的东北腔和笑话总是百听不厌。


在中国的生活如何影响您的性格?您的性格中是否出现了一些中国特点或者习惯?您是否顺利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


2006 Alexander Maltzev

2006

确实,事实上,我在中国生活的时间占我生命的一半还多。无疑,中国影响了我的性格,我希望是在好的方面影响了我的性格。首先,我从少儿时代就变得更为独立自理。其次,我对不同文化的人们有了更好的理解,包括中国人。比如,倘若出现俄罗斯人对中国人生气的情况,我常常可以站到中国人的位置上,理解的他们的感受。

中国成了我的一部分,但要把它称之为“家”或者“第二故乡”却很难。按照这里的法律,外国人几乎无法获得中国的长居证。而在社会上,你永远是“老外”,哪怕你的中文说得很溜。

这是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的特点。欧洲人在这种文化中总是外人,即便他是一个“鸡蛋人”:外表白,内里黄。比如:外国人有子女在中国出生,在这里上幼儿园或者一年级,虽然已经不像自己人,但中国社会对待他们的态度仍然像是对待中文讲得非常流利的怪人一样。以加拿大人大山为例:所有人不仅对他的发音赞不绝口,还赞赏他对成语、书法和传统的了解,但他仍然是“老外”,只是这个老外非常高级而已。

我就不说中国的法律了,它完全不鼓励外国人移民来这里长居。这是可以理解的:本国居民已经相当多,需要保障他们的就业。这里需要的只有作为专家提供相关服务的外国人。而一旦不再需要他们的服务,就会请他们走人。我认识几个外国人,他们在中国工作了20年,甚至更长时间,在这里买了房子和汽车,但当他们年满50或60岁时,他们就无法再获得签证。就像人们所说的那样,“这里不是养老的地方”。


俄文博客《马网报》(Мagazeta) 的想法是如何出现的?您创立和维护这个博客的动力是什么?要知道它或许需要许多精力,却不会带来收益……


Magazeta

Magazeta

我从小就对互联网感兴趣。当我着手建立第一个网站时,就决定从建立一个俄文的中国新闻网站起步,拣选语言和文化材料发布,为它起名叫《马网报》(即一个姓马的人办的网络报纸)。当时网络上没有类似的东西。我的这个创意还不错,很快出现了首批读者,尔后夺得德国之声2006国际博客大奖赛的最佳俄语博客奖,过了一段时间我就明白,自己已经无法再停下了。正是得益于这个项目,许多美好的事情才会降临到我身上。

更何况,互联网上仍充斥着关于中国的大量谬论,或者是不了解中国的人从英语翻译的关于中国的文章。

俄罗斯普通民众对中国的了解非常少,很多都是陈腐和老掉牙的观念,甚至是谬论。例如,“中国什么都非常便宜”,“所有中国商品质量都不好”,或者更糟糕的“中国人什么都吃,包括狗、猫、虫子和人胎”。关于最后一点,我们的误解根深蒂固,这在包括印刷物在内的各种媒介中都出现过,称在中国“又一次”发现了烹制婴儿汤的餐馆。我试图彻底铲除这类“神话”。

我猜想,许多了解中国经济能量的人仍然认为这个国家是个大工厂,所有人都在工作,尔后齐唱共产主义歌曲踏步回到自己的茅草屋。或者把中国在负面的地方同苏联相比: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所有人着装相同。我努力以一个在中国生活多年,且身为中国研究专家的人的视角,通过自己创立的网站提供关于中国的确切信息。


请您以专家身份告诉我们中国互联网同西方互联网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这点很难说,因为从一方面来说,中国存在互联网管制,不仅封锁了对当局无益的网站,还封锁了诸如Facebook、Youtube和Twitter之类的大型网站。从另一方面来说,中国互联网是足值的,拥有这些被封锁网站的同类产品,而且并非仅仅是这些网站的复制品,功能有时甚至超过上述海外原创项目。例如,在新浪微博运行已久的一些功能在Twitter甚至都还未出现,或是不久前才刚刚出现。

整体上来说,中国人的互联网自给自足,感觉不到外国资源和服务的不足(更何况,语言障碍仍像过去一样巨大)。

我同情中国人的另一方面在于,他们的网站设计非常糟糕。主要网站的设计和可用性(userbility)比西方网站落后10年,比俄罗斯网站落后5年。但他们追赶我们的速度很快,主要靠拷贝西方界面。

互联网功能方面也有极大差异,关于这一点可谈的很多。例如,中国人在电子商务和网购方面很早前就超过了俄罗斯人。但在俄罗斯,个人博客和互联网中的政治高积极性仍像过去一样广受欢迎,而在中国几乎没有这种现象,博客已是过气工具。


您未来有何计划?如果无法获得中国国籍,您打算怎么做?您对自己10年、20年,30年之后的未来有何设想?


目前我计划至少再在中国呆5年。我的未婚妻在当地一个艺术学院念硕士研究生,而我的工作同我长期呆在中国有关。

目前,我这样的专家在中国是有需求的。但如果往未来看,那么孩子们最好在欧洲长大,那样养育成本较低。中国存在生态问题。教育价格堪比甚至超过欧洲,但教育质量却不比欧洲好。另外,我在中国也待了太久了。但谁又知道命运将如何转向?

Source: http://magazeta.com/2013/09/maltsev-interview/


.